Finnciti傳送的是理財觀念;推廣的是扶平計劃;做到的是提升民生;得到的是財務自由;倡導的是說真話講實話不忽悠;不賣產品不找人;年回報50%+穩賺不賠! 

重读周小川“超主权储备货币”,洞悉Facebook加密数字货币前世今生

 二維碼

编者按:

    自2007年8月始,美国次贷危机开始不断发作、升级,风暴不断蔓延并席卷欧洲、日本等主要金融市场,最终酿成了一场数十年未遇的全球金融危机。由于美元充当了“国际货币”的角色,这场本来属于美国国内的危机很快演变为全球危机——美国发烧,全球都要被动感冒。一些体质弱的国家甚至要生大病,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

这一全球金融危机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反映出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根本问题在于一国主权货币实际充当国际货币的内在逻辑冲突。在美国的强势运作之下,无论是经济学巨擘凯恩斯提出Bancor,还是“怀特计划”特别提款权SDR,都不能有效地解决上述根本矛盾。

619日,脸书启动了雄心勃勃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计划,关于其作用、目的众说纷纭,有阴谋论者将其又归于美元霸权。本号将于近期对此进行详细剖析。这里先请大家重温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2009年的一篇文章,提出“超主权储备货币”设想,可能有助于理解脸书此举的真正意义。


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


  此次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蔓延使我们再次面对一个古老而悬而未决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保持全球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历史上的银本位、金本位、金汇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解决该问题的不同制度安排,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立的宗旨之一。但此次金融危机表明,这一问题不仅远未解决,由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反而愈演愈烈。

  理论上讲,国际储备货币的币值首先应有一个稳定的基准和明确的发行规则以保证供给的有序;其次,其供给总量还可及时、灵活地根据需求的变化进行增减调节;第三,这种调节必须是超脱于任何一国的经济状况和利益。当前以主权信用货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是历史上少有的特例。此次危机再次警示我们,必须创造性地改革和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推动国际储备货币向着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完善,才能从根本上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一、此次金融危机的爆发并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反映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

  对于储备货币发行国而言,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货币当局既不能忽视本国货币的国际职能而单纯考虑国内目标,又无法同时兼顾国内外的不同目标。既可能因抑制本国通胀的需要而无法充分满足全球经济不断增长的需求,也可能因过分刺激国内需求而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理论上特里芬难题仍然存在,即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的稳定。

  当一国货币成为全世界初级产品定价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后,该国对经济失衡的汇率调整是无效的,因为多数国家货币都以该国货币为参照。经济全球化既受益于一种被普遍接受的储备货币,又为发行这种货币的制度缺陷所害。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来看,全世界为现行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超出从中的收益。不仅储备货币的使用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发行国也在付出日益增大的代价。危机未必是储备货币发行当局的故意,但却是制度性缺陷的必然。

  二、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1、超主权储备货币的主张虽然由来以久,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上世纪四十年代凯恩斯就曾提出采用30种有代表性的商品作为定值基础建立国际货币单位“Bancor”的设想,遗憾的是未能实施,而其后以怀特方案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显示凯恩斯的方案可能更有远见。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暴露之初,基金组织就于1969年创设了特别提款权(下称SDR),以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遗憾的是由于分配机制和使用范围上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没有能够得到充分发挥。但SDR的存在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了一线希望。

  2、超主权储备货币不仅克服了主权信用货币的内在风险,也为调节全球流动性提供了可能。由一个全球性机构管理的国际储备货币将使全球流动性的创造和调控成为可能,当一国主权货币不再做为全球贸易的尺度和参照基准时,该国汇率政策对失衡的调节效果会大大增强。这些能极大地降低未来危机发生的风险、增强危机处理的能力。

三、改革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

  重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可能是个长期内才能实现的目标。建立凯恩斯设想的国际货币单位更是人类的大胆设想,并需要各国政治家拿出超凡的远见和勇气。而在短期内,国际社会特别是基金组织至少应当承认并正视现行体制所造成的风险,对其不断监测、评估并及时预警。

  同时还应特别考虑充分发挥SDR的作用。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同时它的扩大发行有利于基金组织克服在经费、话语权和代表权改革方面所面临的困难。因此,应当着力推动SDR的分配。这需要各成员国政治上的积极配合,特别是应尽快通过1997年第四次章程修订及相应的SDR分配决议,以使1981年后加入的成员国也能享受到SDR的好处。在此基础上考虑进一步扩大SDR的发行。

  SDR的使用范围需要拓宽,从而能真正满足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

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改变当前SDR只能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公认的支付手段。

积极推动在国际贸易、大宗商品定价、投资和企业记账中使用SDR计价。不仅有利于加强SDR的作用,也能有效减少因使用主权储备货币计价而造成的资产价格波动和相关风险。

积极推动创立SDR计值的资产,增强其吸引力。基金组织正在研究SDR计值的有价证券,如果推行将是一个好的开端。

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发行方式。SDR定值的篮子货币范围应扩大到世界主要经济大国,也可将GDP作为权重考虑因素之一。此外,为进一步提升市场对其币值的信心,SDR的发行也可从人为计算币值向有以实际资产支持的方式转变,可以考虑吸收各国现有的储备货币以作为其发行准备。

  四、由基金组织集中管理成员国的部分储备,不仅有利于增强国际社会应对危机、维护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稳定的能力,更是加强SDR作用的有力手段

  1、由一个值得信任的国际机构将全球储备资金的一部分集中起来管理,并提供合理的回报率吸引各国参与,将比各国的分散使用、各自为战更能有效地发挥储备资金的作用,对投机和市场恐慌起到更强的威慑与稳定效果。对于参与各国而言,也有利于减少所需的储备,节省资金用于发展和增长。基金组织成员众多,同时也是全球唯一以维护货币和金融稳定为职责,并能对成员国宏观经济政策实施监督的国际机构,具备相应的专业特长,由其管理成员国储备具有天然的优势。

  2、基金组织集中管理成员国储备,也将是推动SDR作为储备货币发挥更大作用的有力手段。基金组织可考虑按市场化模式形成开放式基金,将成员国以现有储备货币积累的储备集中管理,设定以SDR计值的基金单位,允许各投资者使用现有储备货币自由认购,需要时再赎回所需的储备货币,既推动了SDR 计值资产的发展,也部分实现了对现有储备货币全球流动性的调控,甚至可以作为增加SDR发行、逐步替换现有储备货币的基础。(完)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官网 2009年3月23日


作者推荐:

中国企业凭什么缔造了“黄金十年”?目前又面临怎样的困境?整体转型为什么难以成功?传统企业怎样实现商业化创新?

作者认为,集团企业当前应该“用创业的方法实现转型”,即集团企业根据转型的方向,投资于创业公司,让创业公司和母体分别从事新旧业务,先创业,再融合。

只有用创业的方法实现转型,集团企业才能克服环境的不确定性,打破金字塔体系的束缚,摆脱双手互搏”的困境。

媒体评论

这是一部企业集团版的“精益创业”,集团总部怎样面对创业项目是关键,态度和方法对头,大企业也可以搞颠覆式创新!

作者把“转型”和“创业”联系起来,用分散突围、试错迭代的策略降低转型的风险,用创业的方法摆脱传统体制、传统业务的羁绊,可操作性很强。

本书充满智慧,用独特的视角看待商业史和当下,反映了以退为进、以弱胜强、灵活权变、道法自然的经营哲学。

恩里克王子就是大航海时代的积极投资人,哥伦布就是大航海时代的创业者!今天的集团企业家应该向恩里克学习,成为互联网时代的另一种赢家。

文摘

所谓转型创业,简单地说就是“为了转型而创业,用创业的方法实现转型”。即集团企业根据转型的方向,投资一家或多家创业公司,由创业公司独立开展新业务,而母体依旧从事原有业务,待创业公司获得成功后,再与母体融合。

转型创业存在哪些优势呢?

——创业者有丰富的经营管理经验。无论是元帅创业、大将创业还是小兵创业,这三类人都有着丰富的企业运作经验,都有比较强的操作能力,是真正的成手而非生手。

——转型创业拥有更为广阔的商业网络。一方面,创业者自身打拼多年,有自己丰富的客户、供应商、服务商、同行人脉。另一方面,母体企业强大的业务网络可以直接为我所用,这是一般创业者无法比拟的。母体企业与转型创业企业之间或早或晚存在业务关联,可以在供应链、客户和商业网络方面直接助力创业企业,使得其孵化期和加速期更为短暂,更容易抢占先机。另外,这种强大网络关系一旦升级,易于成为更具互联网思维的企业生态和平台。

——转型创业背后有母体强大的资金、技术和人才支持,这种支持更为持续、给力,创业者没有后顾之忧。转型创业企业虽有外部融资,但不必受外部力量干扰。母体一些关键的知识产权、专有技术可以拿来就用。当某一阶段需要业内专门人才支持时,母体企业可以直接提供可靠而经验丰富的专家,这种优势难能可贵。

——从投资角度看,转型创业更为闭环。由于创业企业的目的在于支持母体转型,因而退出更多采用并购方式,且须提前予以安排,这样使得投资更为闭环,极大降低了投资退出的不确定性。因此,外部机构投资于转型创业项目的成功更有保证。

如果从整个中国经济转型的视角,更宏观地审视转型创业,不难做出这样的预判:中国未来无疑会有大批首次创业企业,但更多的是浴火重生的转型创业企业!

前言(节选)

对大多数中国企业家和创业家而言,他们刚刚品尝了工业时代一场短暂盛宴,还没来得及回味,却发现眼前的世界变得那么陌生。他们刚刚还在商场上攻城略地、挥斥方遒,却发现敌军压境、甲坚兵利。他们刚刚跨越了深沟天堑,却发现眼前是惊涛拍岸的太平洋。

航行大洋,去发现新大陆,成为大多数中国企业的共同主题。这次跨越产业大洋、摆脱危机的航行,我们把它叫作“转型”。

这次跨越大洋的航行与以往的经历大不相同。

面对内部的分歧,开始一次不确定性的航行,集团企业的掌舵人们不由得忧心忡忡,难以决断。难道就这样把全副家当装上大船,驶入漫无边际的大洋?身边曾经横刀立马的老将旧部,能否成功地打赢一场并不擅长的海战?我们能不能顺利地发现自己的新大陆?

没有人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但我们可以借鉴恩里克王子和葡萄牙王国开展大航海的故事,支持和派出船队,去发现新大陆。

——我们也可以挑选有勇气、有智谋、有能力的航海家,让他们组建团队。

——我们也可以建立航海学校,去训练年轻的航海家和水手。

——我们也可以投资多支舰队,去探索未知的海域。

——我们也可以与他们签订协议,共同分享新发现的利益。

——我们还可以在探明新大陆之后,再整体离开旧世界,开拓新疆域。

如果把哥伦布、达·伽马和麦哲伦看成是一批创业者的话,集团企业可以像葡萄牙王国那样,通过这些创业航程实现战略转型,成为新的大航海时代的赢家。集团企业家可以像恩里克王子一样,为哥伦布们赋能。

如果您想成为恩里克王子,如果您的企业想成为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王国,就翻开本书,一起探索充满智慧的转型创业航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