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ttp://www.hdgycn.com > 雷達支付 > 虛擬貨幣 >

为创新型金融模式正名

作者: admin 发布日期:2015-11-30 22:03 浏览次数: 来源:未知
——访处在改革开放第一线从事经济管理的资深人士
(根据录音整理)
最近,互联网上涌现出多个名为“互助金融平台”的投资产品,丰厚的回报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11月11日,银监会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工商总局四部委,发文提示投资风险,为此,我们探访了一位身处改革开放第一线、从事经济管理三十多年的资深人士,请他就此平台的几个关键性问题进行了分析探讨。
Q1:您对现今这些互助平台的关注有多久了?
A:因为工作性质,我算是国内第一批关注互助平台的人,这个平台一进入中国,我就开始了关注和研究。
 
Q2:您认为互助平台是否属于非法集资?
A:许多人一提到高回报投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非法集资,事实上,这是一个误区。我认真研究了互助平台的模式,发现它的平台并没有进行资金的归拢、收集,即没有资金池,这就不符合非法集资的第一特点:必须要有集资主体。所以银监会发文,只能做风险提示,而不能对其进行定性。
 
Q3:为调查互助平台,我们也亲自参与进去,同时加入了多个全国各地的会员群,发现群员都非常活跃的发展下线,新人加入的速度也很快,这是否是一种传销?
A:这个平台,上线没有强制性提取下线的资金,加入人员也都是自愿的,没有失去人身自由、财产没有受到侵害损失,所以,也不属于传销的范畴。传销的要件是,参加者要缴纳高额的入会费,而组织者由此牟取非法利益,这个平台没有要求缴纳任何费用。
 
Q4:您对互助平台所承诺的高额回报率怎么看?
A:政治经济学认为,劳动创造价值,而西方经济学认为,资本也能创造价值,产生利润。根源在于,价值的创造归根结底只来源于两个:一是劳动力数量;二是劳动力的效率(科技、创新、新能源、新材料都可以归结为提高了劳动效率)。资本是推动劳动效率提升最大的因素,正是有了资本对创新的度量,才有了专利,有了资本对体育的度量,才有了体育。常人的想法体育不产生价值,但当资本对其进行度量,变成体育产业后,将产生巨大的收益。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资本对互助行为进行度量,就会产生巨大的价值,产生巨大的收益。
我个人认为,资本也是保存在货币或者其他媒介上的固化的劳动价值,交换、流通是能创造价值的。这个平台实际上达到了政府在经济上特别想达到的一个目的——让资金活跃起来,流到需要的地方。克强总理上任后,也一直在强调盘活资金存量,不要让资金睡大觉,竟然被这个平台轻而易举的做到了。事实上,我认为这个平台的模式和我们党目前的理念有一定的相通之处,只是部分人一开始就给它定性了,所以难以看到。最开始,小平同志执政的时候,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而现在,习李执政,更多的是追求均富。我发现这个平台聚集的人员非常全面,有教师、医生、小企业主、普通上班族等等,这些人都从这个平台上得到了帮助,他们的资金,有的用来给子女买房买车,有的用来看病,有的给工人支付了工资,还有的刚刚参加了双十一购物活动,实际上促进了消费,对实体经济是有助益的。可见,这个平台是劳动创造价值和资本创造价值的统一,而钱确实流到了需要它的地方。
 
Q5:您认为现在互助平台的这些资金流动有没有冲击既有的金融体系?
A:这种担忧完全是不必要的,因为互助平台整个资金的流动过程全部在银行体系内部完成,只是提高了资金的活跃度,不会对既有金融体系造成负面影响。
 
Q6:您觉得这个平台有地下钱庄的性质吗?
A:完全没有。地下钱庄一般都要涉及到外汇、资金跨国转移,而互助平台完全是中国人的钱通过规范的银行体系在国内流动,所以完全没有地下钱庄性质。
 
Q7:您既是经济学博士又是经济管理方面的资深人士,您认为政府会出手干预、关停这个平台吗?
A:就目前这样的情况来说,政府直接干预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平台既不符合非法集资特征又不符合传销条件。大家都知道,政府决策是一个理性的过程,需要多方论证,这样的决策机制,首先考虑的就是合法性和对民众的伤害程度,贸然关停,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社会、政府需要对这一类新型的金融模式更为宽容,不夸大报道才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谐。所以,我认为银监会联合各部委发布的风险提示是很科学的,没有直接定性,却又提高了广大群众的风险意识,处理非常恰当。
 
Q8:您觉得这个平台会崩盘吗?
A:理论上这个模式不容易出现崩盘,中国的人口基数大,这个平台也有自己的吸引力,会不断吸引世界各地的玩家。假设这个盘能正常运作五年,到时候财富将会均衡分布到数百万人身上,这不正是我们现在执政党的追求吗?只有不断扩大中产阶级比例,社会才会呈现最稳定的状态。如果五年之后,真的崩盘,平台设计援助金额的限制额度,计算上货币贬值情况,接盘的人拿出的货币价值也相应变低了,大家就当捐赠了,就目前看,印度、南非的网站运行了一段时间,都还很正常。
实际上,平台上调度的资金的确会越来越大,这很容易解释。一方面,经济的高速增长必然会推动平台调度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平台的互助机制也使得平台有内在自我调节,即使有一天新资金不足,已经挣到收益的人,完全回归到互助的本源,平台削减所有账户的当期收益,回到可以承接的规模。当短暂调整过后,平台将会再次发展。这和股市有着类似机理,但却有着股市无法比拟的公平机制,也没有股市的剧烈波动和“暗门”。
 
Q9:您觉得对互助平台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A:其实只有一点,像小平同志说的:“面对一个新的事物,要看其主流是否造福于社会,如果造福社会和人民,就要任其发展,与其相抵触的法律都要加以修改,为其让路。”所以,停止争论,放心大胆去做!
 
Q10:您认为家庭理财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A:可以尝试多种不同的理财方式,只要注意甄别就行。两年前,我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法人王先生有过深入交流,当时我就提醒过他的模式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与有色金属挂钩,周期过长,一旦受到国际形势影响,会一跌到底;二是发行投资产品时没有金额限制。事实证明,这两点确实是致命的。这倒是证明了“互助平台”设置投资上限的科学性,这样,才能让财富分配更加均衡。
 
最后,对于国家一直非常重视的扶贫问题,我想多说两句。国新办11月4日举行了《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新闻发布会,其中重点强调了农村金融改革,特别是新型合作金融的发展,在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内进行资金合作、资金互助。严格意思上这是“准金融”,因为它不是大规模开放的,但是这种平台的发展完全可以借鉴互联网金融互助社区的做法和机理,从资金的进入到提取,从数学模型的构建到实现,从吸引农民的参与到推广,方方面面。只要将其收益做出平衡计算,再与实体农业加以联系,互助模式将成为解决农村发展与扶贫的重要手段。
习主席上任后,一直非常关注基层扶贫,比如云南、贵州、甘肃等省的贫困地区多次被提到。我年轻时候在某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担任所长,当时我们大力推行了一个五户联保的扶贫模式,即五户农民组成一个联保小组进行小额贷款,只要有一户出现问题,其他四户也有连带责任,当时这一模式在国际上备受推崇,也确实解决了一些问题,帮助一部分穷人致富,但也有一些缺陷:穷人需要还本付息,压力相对增大;对于连带户信用无法保证。而“互助平台”的模式,只要参与者最开始有一笔资金参与流通,无论多少,他都能得到相应收益。所以,相较之下,我觉得这些“互助平台”的模式是更优越一些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摒弃成见,正确看待这样的新生事物,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
 
通过对这位资深人士的访谈,发现国家并未给互助平台定性,其存在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在没有触犯法律的条件下,平台的持续运行也是必然的。
 
中国国际金融资产管理研究院
2015年11月21日 
 



(责任编辑:admin)

工作日:9:00-22:00

周 六:9:00-20:00